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冬去春来暗结胚

婉婉轻柔雪,漫天何绵绵。纤巧凭风上,回桓入鬓间。

始觉四野寂,青女霜舄白。三分从月色,七分自玉来。

这一首绝句,说的是冬日雪飘之景,言词有些机灵,原是出自汉浦的一个风流浪子之手,因他自幼出身锦绣,却无意科举,专爱在那花衢柳陌游冶经年,偏又生就得一副俊秀面目,伶俐言辞,平好做些似通非通的文墨与红粉相赠,渐渐的在荆衡坊院间小有微名,花号唤做个“风流司马”。专有好事人将他的诗词丹青汇做一本,私下雕了,取名《留香集》,对外只说是诗才堪比太白的少年公子所做,置于各家书肆沿街叫卖,谁料销路甚佳,没几月已刊遍沿江州郡,更有些青春少艾的闺阁女子,不知怎得了来,初览只觉靡靡秽乱不堪入目,慌手脚藏于衣箧箱笼深处,渐渐的嚼出其中的好意儿来,难免教吹动春心,往往在那夜深人静,或冬雪封门之时,偷寻出饱览一二。

这日林小姐斜歪在榻上,娥眉懒扫,宝髻慵梳,只穿着一身家常翠蓝点金对襟长衣,皎月软缎牡丹绣裙,更衬的那脸儿莹白,鬓儿青翠,唇儿朱丹。身边盘膝坐着海宣,正捧着书本念与她解闷,忽听念到《留香集》中的这首咏雪绝句,恰逢此时小雪纷纷,洋洒飘零于轩窗之外,正合上诗中情景,不由心念一动,于罗帐中痴痴坐起,平白生出几分幽思。

海宣看见,放下书册,笑道:“小姐可是动了诗兴?何不吟咏一番以遣幽怀?”

辰星道:“这诗词上我倒有限,强做出来不免贻笑大方,只是听了你念的这几句诗,心里冲冲的,像有甚么话在挂嘴边又说不出似的。”

海宣道:“我虽不知你想说的话,却晓得了小姐爱看这诗,日后也当做些来博美人一笑。”

辰星道:“做甚么湿的干的,我虽一介女流,也知你们读书的人博考功名才是正道,从年前到今下出了正月,你大多都与他们混在我这里,竟不见你做过一次正经文章,若是日后误了科考,岂不教我心中有愧?”

海宣最听不得有人催他念书,一把搂过小姐来,将檀口封了,对嘴做那吕字,双手摸进衣襟内去胡乱抓揉嫩乳,低声哼道:“考甚么功名,你就是小生的功名。”

辰星眼看势急难阻,心中也着实爱着他风流人品,不忍从拒,遂半推半就,随他所欲。

二人在床帷内嬉笑滚做一团,未几翻就已精赤相对,海宣投于她怀中轮番吮咂两点娇缨,吃的奶尖儿红肿硬挺,犹如梅绽雪峰,小姐伸着白玉藕节儿般的两段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