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迷途知返,放下屠刀难成佛

却说这兰香自打昨夜起便一路奔波,兼几番纵欲丢泄,疲乏惫累自不必说,强撑精神听了会子,再打熬不过,只好返回炕上在王二身边和衣躺下,任那东屋淫声欢干,不到二更便昏昏睡去了。

再睁眼时,东边已熄了声,四下里一片沉寂,唯有王二并那赵倌鼾声如雷,此起彼伏,不知这一闭眼竟睡去多久,兰香唯恐误事,忽地坐起,吱呀一声推开屋门,举头但见高天朗阔无云,星罗点点,玉兔堪将西坠,约莫是四更的光景,索幸并未耽搁,遂回屋将王二推醒。

二人拿了汗巾子,塞口布等物,蹑手脚潜入东屋,借着几分月色,依稀分辨得炕沿之上露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那赵老倌赤身裸体,死猪也似的熟睡,怀中抱着一具皎白玉体,正是辰星。黑暗中难辨分明,兰香拿发尾在赵倌儿面上拂了几拂,那赵倌儿熟睡中只当做蚊虫作祟,抬手去赶,趁他松手之际,王二将小姐一把抱出,兰香手疾眼快,瞬间塞了个被卷代替。

单说这赵老倌虽身骨健壮,毕竟年近半百,肾精自不比壮年时充盈,都说美人脐下叁尺剑,他在林小姐身上千般的逞能,万般的要强,将自家泄个卵缩精枯,再不能自支,是以睡的昏沉,不消说偷换了小姐,便是大巴掌掴脸,天上炸个响雷也是无知无觉的。兰香叫王二抱着小姐先出去套车,自己留在屋中,不慌不忙的将赵大身上细软并衣裤尽数捡拾一遍。

王二进得院中,月华之下方看清辰星身上皆是成片青紫淤痕,一对白乳又胀又挺,满是唇印指痕,两枚红缨几乎肿成平日两倍大小,腿心更加糜红不堪,臀下尽是些浓腻滑精儿,兀自顺着脚尖滴滴坠落,小肚子微微鼓起,也不知被灌了多少进去王二不忍再看,将她置于车中,分开了腿儿,将个破瓦盆接在胯下,大掌在小腹上轻轻一按,顿时从花口喷溅出大股浓精,噼里啪啦的落在盆中,王二心中一阵抽痛,一面暗骂那驴肏狗嚼攮刀子的赵大,一面又忍不住幻想那腌臜龌龊的村老儿是如何挺着个驴卵般的物事几次叁番的奸污了小姐身子,气恼与隐秘的欲念交加,王二定定望着那犹自流浆的醴红穴口,鼻息咻咻贲张,鬼指神差的伸了两指捅进穴中抠挖,进出之间挤出团团白浊。

月光透过马车帷窗洒落在辰星莹白胴体之上,黑暗中紧闭双眸悄然睁开,流盼之间,若有星彩闪过。

“唔,王二哥,好痛。”辰星嘤咛一声,王二一惊,抽着手不知所措。

辰星虚弱道:“二哥哥,你送我回家罢,我同爹爹说让他招你入赘可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