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ěě欲脱身婉转承欢

巍巍中原,仙府临昌。芳郊青野,有苑琳琅。千树浓阴,鹅黄浅绿参差是;一渠活水,曲折流转飞花香。松下有鹤翩翩绕,操琴越鸟久桓旋。更有那金屋春暖,玉阁重帘,檐牙飞翠,槛曲萦丹。深闺幽静,薄荷瑞脑销金兽;清风入帷,美人春梦点点愁。

红木香榻上,锦绣堆里睡着的女子正是辰星。枕边散着一把乌云,玉面透粉,茂睫颤颤,露出只白腻腕子轻附香腮,说不出的婉转可爱。

刘士远坐在床边,呆看良久。今日潘凤仁同海宣进城复命,留他在别院看守以防不测,不过几日不见,眼前这娇娇出落的愈发诱人,头次见她时那种少女稚气褪去几分,眉眼间却平添许多明媚鲜妍,朱唇微张,香息轻喘,纵是睡梦中也别有一番动人情致。刘士远不禁抬手触上那软滑面颊,指头在饱满唇瓣上轻轻摩挲。

“星儿,告诉姐夫,为何要同那伙贱奴私逃,乖乖的在家等姐夫肏不好么?”口中低语喃喃,魔怔似的朝那粉颊愈靠愈近,“难道在外当了婊子,伏于那等村夫胯下发骚浪叫,星儿就快活了么?”

心中起了波澜,手下劲力不免难收,顷刻间粉嫩薄唇便被捻的发红,辰星吃痛,嘤咛一声悠悠醒来,随即瞪圆了美眸,眼前那熟悉面孔坚毅俊朗,眉目挺拔宛若刀刻斧凿,黑眸深邃视线亦紧盯于她,辰星也顾不得那人神色怪异,只当自家终于得救,心中欢喜,藕臂一展,环上刘士远脖颈,粉脸偎在他耳边娇声道:“姐夫,是你救了星儿么,几时送我回家去,星儿好想爹娘。”说着泪珠儿又涔涔落下。

头一次得美人如此相待,刘士远只觉心血上涌,遍体舒泰,满腔幽怨早甩到九霄云外,一把将那委屈流泪的小人儿抱入怀中,软言安慰,心知她连日疲惫,本不欲动火,奈何美人身娇体软,暖香融融,交着颈,贴着面,少女馨香直往鼻子里钻,小勾子似的挠的他心痒神驰,不多时,刘士远胯下一根粗大肉棒便直挺挺硬起,硌在美人臀下,挨挨蹭蹭,好不撩拨。

辰星亦感到他的变化,却并未如往日一般退缩,反是仰头面露忧色,轻声道:“姐夫心中可有星儿么,只是经此变故,星儿自知身躯污脏不堪,心中早已百念俱灰,唯愿古佛青灯了此一生,只是家中爹娘别无所出,将来年迈不免无人奉养,若姐夫不弃,待我回家后同爹娘请罪,便一辈子追随姐夫,星儿不敢妄想名分,能做个婢女,日日伺候姐姐和姐夫起居洒扫,此生也是无憾了。”

刘士远捻起辰星小巧小巴,逼她抬头,四目相对,即便看了无数遍,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