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叁公子春席逞奇谋

再说这刘士远与海宣二人打马入城后不便奔驰,便缓行下来并肩齐驱,这一静又想起寺中那林小姐的妙处,轻触指尖,犹存几分雪肤滑腻,海宣舔舔唇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品过这等珍馐,一切佳肴都味同嚼蜡矣。”

刘士远道:“贤弟所言甚是,经她以后,再看你那嫂子便活脱一个黄脸婆,家里大小丫头全叫比成了庸脂俗粉,也不知从前是怎的被鬼迷了心窍,竟对着那起子货色也能动火。”

海宣道:“只是如此有上顿没下顿着实苦恼,兄长弄了几次也是颇费心机,可想过甚么一劳永逸的法子?”

刘士远凑近了些低声道:“贤弟却不知,那娇娇若是生在个平头百姓家倒也好说,偏是林员外的独女,愚兄有心纳了做妾,料想那林家是断然不肯的,想的极了也只得求你嫂子牵个露水姻缘解馋,此番贤弟有幸做成入幕之宾也是借了这个光,倒是贤弟还未娶妻,若去林家提亲”

海宣摆手道:“刘兄说笑,小弟说句实心实意的话,此事若是没有刘兄牵扯,小弟去提亲也在情理之中,但现今你我叁人已做成好事,若将她娶做正妻,难免闹的兄弟阋墙,到时你我不欢而散,她又如何自处?”

刘士远连连点头道:“次处确是愚兄思虑不周,险些坏了兄弟情分,不知贤弟可是已有了良策?”

海宣狡黠一笑道:“却是有些头绪,刘兄平日文武兼备,于此事上却是关心则乱,只问你我二人现下是往何处所去?”

刘士远怔愣片刻,旋即一拍大腿道:“瞧哥哥这榆木脑袋,怎的将他落下了,待到了他家,将这娇娇儿的妙处好好描画一番,没得他不动心的。”

“正是,凤仁家世雄厚,又已娶妻,随他要纳要偷,那林家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你我兄弟只等稳稳的分杯羹便可。”海宣张开折扇,在胸前虚摆了几下,刘士远喜的眉开眼笑,抬鞭打马,唬的小厮连连拉缰。

二人口中的凤仁正是府中潘同知家的长子潘凤仁,家族盘踞临昌世代经营,积累甚巨,如今正是炽手可热,烈火烹油的光景。那潘大爷其人豪鲁,酷爱女色,光是自家院里就收了四房小妾,通房侍婢不知凡几,刘、海这等世家子弟与他交往繁密,往日也曾互赠美人,同行那春帷秘事,若说此番局眼所在,非潘大爷莫属也。

行至潘府,早有小厮在门房恭候,老远便笑嘻嘻的迎上行礼牵马,殷勤引入书房。二人转屏风入内,一股酒香春色扑面,只见那书房当中置了一张芙蓉小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