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fěě修罗场双夫争美

这边厢丫环书童打的火热,却不知那边厢小姐公子境况如何?

话说林小姐入得林中,于一处老竹根上见了丛丛兰草幽然绽放,正待去采,却听得身后脚步窸窣,回身看去,只见一白衣书生含笑而来。

那书生面貌俊俏,身形潇洒,缨冠佩玉,皆非凡品,摇着一柄折扇,遮不住眉目含情,真好一个翩翩如玉佳公子,辰星只顾呆看,一时竟忘了男女避嫌之礼。

那公子敛容,朝辰星深深一揖,道:“请姑娘暂留香步,小生有话一叙。”

辰星见他这番风韵,兼举止有礼,也稍放下些戒心,问道:“你有何话说的?我却从没见过你。”

海宣道:“姑娘不认得小生,小生却思慕姑娘已久。”

辰星心中怦怦直跳,羞怒道:“亏我好意听你说话,不想你却是个狂生,乾坤朗朗,又在佛门净地,怎可口吐狂言污我耳目,待我告了爹爹叫人捉你见官去。”

海宣从胸前摸出一物,展在她面前道:“在下字字真心,若有一丝不诚,不消小姐叫人,小生自去跳崖了结性命便是,小姐请看此物。”

辰星看去,竟是自己最爱的那条海棠花丝帕,惊道:“此是我贴身事物,怎的到你手里?你又是何人,怎知我今日来寺里进香?”

海宣将帕子复揣回胸前,笑道:“小姐莫急,听我细说,小生不是那等登徒浪子,我家在临昌府亦是有名姓的人家,家父姓海是府中知事,小生名叫海宣,已取秀才功名,在坊间有几分微名,如若不信,小姐自可遣人潜查,那日在路上曾与小姐有过一面之缘,从此便情根深种,思娇若狂,想是天公作美让我拾得了这香帕,今日又与小姐巧遇在此,小生思忖这若不是月老红线牵着,你我二人又怎得一再巧遇,故此惴惴上前,欲与小姐一诉相思之苦,万望小姐怜我为你衣带渐宽,形容憔悴,莫要见弃在下一片真心才好。”说着双膝一扑,跪于辰星身前,将那截粉嫩裙纱并着纤纤玉腿抱入怀中,一头埋入腿缝中不住深吸少女幽香。

辰星哎呀一声便去推他,海宣哪肯松手,扭股糖似的只有越搂越紧,辰星跌倒,海宣随即缠身而上,拉着辰星玉手探向自家腰间道:“好小姐,你摸摸它,它为着你着些日子硬个不休,小生管教不得,唯有小姐可将它驯服了。”

那物事既大且热,铁棒似的杵在辰星手心,菇头粘滑一片,还扑扑跳动。辰星经历了两个男子,自知那是何物,仍是红了面孔,挣扎不过,只得好言相劝道:“哥哥莫要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