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夤夜漫漫夫妻定毒计

文娘道:“这丫头这般不中用,快滚回房中哭去罢。”转而对刘士远温款道:“夫君莫怪,今夜必不叫她扫了兴。”

说着将刘士远鸡巴上血迹拿巾子拭了,在口中含了一回。

刘士远还有话未说,自然也是十分应承,翻身将文娘按在身下,拔了她穴中玉塞,将鸡巴捅入,大动着喘道:“给娘子换个肉塞子可好。”

文娘道:“夫君快些入死了我罢,直捣碎了花心,捣碎了妾的魂儿才好。”

刘士远将一双金莲扛在肩头,偏偏轻抽慢送起来,急的文娘顶臀耸胯,娇声道:“磨人的达达,你怎的这般怄怪,磨的妾身不上不下。”

刘士远笑道:“为夫有事相求夫人,若夫人肯应,便粉身碎骨也使得,任凭夫人驱驰。”

文娘此时沉沦欲海,不做它想,自是满口应承,刘士远这才大开大干,使出那床第间的本事,顶着花心不住研磨,一会做那隔山取火,一会又做那羊油倒浇,只弄得个文娘大泄特泄,连连告饶。刘士远那里肯歇,将花心顶开,菇头直入到子宫中,文娘夹紧双腿,用力缩那小穴,哭求道:“狠心的夫君,莫将贱妾肏坏,快快射了精水来罢。”话音未落,浑身一颤,魂飞天外,紧抱着刘士远又是泄了一番。

刘士远大力重捣几下,扑在文娘身上,也是泄了精水。

事毕,已闹到叁更天尽,四下一片静晓。

文娘在褥子上摸着玉塞,仍是堵了小穴,刘士远瞧着有趣,拿手推送几下,引的文娘连连呻吟,汗津津的缩在刘士远怀中:“夫君物事过于雄伟,妾身生受不得,私处肿痛的紧。”

刘士远吻了吻她汗湿发鬓,问道:“那林家妹妹可是林德康家的小姐?”

文娘道:“正是。”

刘士远思忖片刻,心道:“这却有些棘手,原想着纳来做个小妾,可林老爷是地方士子,断不肯让女儿做小。”却对文娘道:“你可有法子将她引来,助为夫一亲芳泽?”

文娘半闭了双目懒懒道:“夫君可知林小姐待字闺中,尚为黄花,你欺辱了她,倘若叫嚷起来,林老爷又岂会与你善罢甘休,那林家唯有一女,当成掌上明珠般宝贝,林老爷又是士绅,哪里是好拿捏的人家,妾身劝夫君还是换个念想,熄了心罢。”

刘士远又将文娘抱了抱,摩挲着圆臀道:“还请贤妻谋划则个,若能将林小姐纳入房中,为夫坐享齐人之福,必不忘娘子的恩德,到时将家中闲人一并撵了,只留你姐妹二人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