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ěě邀宠切,引檀郎颠鸾倒凤

文娘复宠心切,也顾不得许多,和刘士远抱做一团,口吐兰花,舌送丁香。那刘士远大舌长驱直入,在她舌根抵弄,又将她丁香小舌吸入口中,不住舔吮。文娘也渐觉兴味,大着胆子将手伸进刘士远裤中一抓,只觉触手滚烫,握着了一根半软的巨物。

刘士远拽下裤子,指着胯下那根紫黑低垂的阳物道:“今日多饮了几杯,劳烦娘子帮我裹裹鸡巴。”

往日干事时,文娘怕羞,从未正眼瞧过那物,只凭触觉知刘士远本钱甚是巨大。今夜在明晃晃高烛映照下,那阳物只是微微勃起却也有一扎多长,三四指粗,巨蛇似的从胯下浓黑阴毛中爬出。

文娘笑道:“原不知夫君这般俊秀的男子胯下竟长着这么个又粗又大的丑东西。”

刘士远眯着眼睛笑道:“若小了,怎喂得你饱,就是要粗大才能入的娘子快活。”说着勾着头将文娘按向胯间:“好娘子,你咂得它起来,为夫好通通你那小逼。”

文娘听的他那荤话羞的满脸飞红,却不敢拂了他兴头,只好伏身在胯前,三指捏了那物,紧闭双眼,一狠心将个黝黑的龟头吞进口中。

吹箫弹拨之术张太太也是教过她的,因此便依着张太太的法子,像孩子吃奶似的瘪了双颊吮吸,幸好刘士远每日沐浴熏香,鸡巴上并无异味,还隐约有些檀木香味,吸了几下,马眼中便流出些许水儿来,文娘也不嫌弃,咸咸的尽数吃在口中,又将舌尖在马眼上扫弄,双手套在肉茎上不住撸动。

刘士远得了趣儿,叉着腿靠在迎枕上,欣赏文娘伏在他胯下,嘴里含住鸡巴卖力吞吐动作,满意道:“不知娘子唇舌工夫如此精湛,冷落了娘子竟是让宝珠蒙尘,好乖乖,再吃深些,下面的囊袋也该弄弄才好。”dǎnéi(dani)

张文娘唯愿勾的刘士远回心转意,哪还有不尽心侍奉的,当下便将那肉茎又含下了两寸有余,纤手捧着那两个鼓囊囊的卵袋轻轻揉捏,把头往刘士远胯下再一凑,又含进了两寸,小心着不叫牙齿咬痛了小官人,那龟头便低在了喉咙口,忍住了一阵不适,文娘用喉咙夹住龟头,舌头在柱身上用力舔动,终于是弄的那刘士远哼叫了两声,鸡巴完全硬起,又暴胀了一圈,长了寸许,抬着臀将那笔直坚硬的阳物往文娘口中怼去。

文娘樱桃小口却怎能含的下如此巨物,光是那儿臂粗的棒身已经胀的她口角欲裂,更别提喉咙中那涨到鸡蛋大的龟头,刘士远还不断将那物硬插进去,双手扣住文娘后脑往鸡巴上送,竟是将她的小嘴当了牝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