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探香闺,林小姐月夜失原红

几度春风后,兴尽阑珊时。却说这王渊离了林府回家,用过午饭便吵着要沐浴熏香,伺候盥洗的丫环是上个月新开了脸的,二人都正在兴头上,夜夜做一处打的火热,纵是日间人多嘴杂,仍蜂儿黏蜜似的撇不开手,寻得人少处便要搂抱亲嘴。哪知这回王渊却转了性,柳下惠上身一般正经起来,任那丫环如何扭腰摆胯,少爷只是漫不经心,全然没有往日干事的兴头,丫环只得作罢,一跺脚悻悻的去了。

她哪知得,少爷现下满头脑想的均是夜会表妹,再顾不得他人。王渊换了身簇新衣裳,又是敷粉,又是修眉,对镜照来,只见镜中公子端地风流貌美,唇红齿白,复将些美玉环佩一一带了,检整几次,方才满意。

穿戴齐整,便借口要清清静静的读书,撵出仆婢,紧闭书房,开了那承装书经的笼箧,从卷册底下翻出个羊脂玉小罐,揣进袖中。此乃南天观老道所制的春膏,药劲猛烈,无论何等贞洁烈妇,一经用上也保管变做浪荡妇人,因此多是院中妈妈重金购来调教女儿所用。王渊想着表妹那紧小要人命的穴儿,若是用上此物岂不妙趣无穷,心中遐想万千,引得胯下之物胀硬难消,抻着脖子一遍遍看那铜漏壶,恨不得将漏嘴盯个窟窿出来,登时就到叁更。

如此苦熬个把时辰,叁更梆子终于打响,彼时王渊早藏身于林府二门外的花树之后,摸索到门边,见那门扉果是虚掩的,心中念了句佛,轻手轻脚的闪进,拐弯就进了薇香院。这院子他来过多次,再熟不过,步下缓缓,连个猫儿都未曾惊扰,便摸至小姐香闺的后窗之下。

却问这小姐静养中,院内仆役皆精简,再无杂人,为何王家表哥有门不走,偏要爬窗来?原是赵氏不放心闺女,派了个老妈儿睡在外间守夜,是以兰香嘱咐王渊不可走门,需得悄悄的翻窗才是。

这边王渊推开朱窗,月色投进屋中,只见那拔步大床帐子只下了一半,枕裘之中,依稀卧着个娇小身影。

光是看个影儿,王渊胯下鸡巴就硬撅撅突突乱跳起来。

胳膊攀着窗棂,脚下一窜,啪的一声轻响,粉靴落地,已是进了香闺。王渊咻咻嗅着满室暗香,边走边脱衣,强捺心中欲火,光着腚赤条条的爬上香榻,只见表妹裹着副上好的红绫被儿,双目轻阖,尚自酣眠,只见她:茂睫翘翘,朱唇微开,春山眉淡,银盆面白。暂落月光盈盈粉,疑是玉人下凡来,端地好个美人!

王渊满腔子砰砰乱跳,拱着腰,颤着手,掀开绫被,霎时一股处子幽香拂面,入目一痕雪脯,红绡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