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家女拾物,俊表哥解惑

话说在广安省临昌府有一富户姓林,世代行商。家主老爷林德康年逾四十,做的是绸缎布匹生意,奈何这世道皆轻贱商人,贵重文人,林家大老爷在世时受够了朝中无人拿钱填的苦,早早将自家儿子林德康送去学堂开蒙,奈何林家打根就没生那读书种子,饶是银子流水似的砸过,林德康也往往是屡试不第。气的大老爷狠了心,发重话道一天考不取功名,林德康一天不许娶妻,终于到了林德康28岁这年,压着最后一名考中了个秀才,不但大老爷欣喜若狂,那林德康更是金榜题名并洞房花烛兜头齐中,其喜自不必表。

浑家娶的是赵秀才家的二小姐,人物品貌俱佳,隔年就为林家诞下一女,因此女落生时候恰逢空中一颗极大的星子闪过,就取名为辰星。林辰星从小出落的好模样,雪团般的乖巧,加之赵氏又别无所出,林氏夫妻二人对这个独女视若珍宝,锦衣玉食的养着。

林家大老爷去世前给林德康走了个纳粟入监的路子,捐了个监生,此后家底更为殷实,唯一缺憾就是子嗣不足,赵氏给林德康又纳了一房小妾,一名通房,可惜直到林辰星12岁这一年,林家都再未诞下一子一女。

林家这辰星大小姐长到一十二岁,出落的愈加亭亭玉立,正是小荷尖尖角,嫩柳方抽枝的光景。这日,辰星在花园玩耍,在假山后的石缝里捡到一只荷包,那荷包颜色鲜艳,蜀锦质地,四角坠着小小的平安玉扣,辰星不由心生喜爱,拾在手中观瞧,只见荷包上怪模怪样的绣了两个赤条条的人形,一个躺着,另个扳这躺着的腿,将肚腹凑至腿心,挺着个棒儿,却不知是做些什么。

林辰星正欲问服侍的丫鬟,回头却浑不见人,原来那丫鬟却以为小姐要弹琴,自去了凉亭内洒扫,辰星想着这绣画儿连自己都不认得,那小丫头多半也是不知,攥着荷包就往后堂跑去问母亲。

没跑出几步,便被叫住。

“表妹,如此匆忙是要去何处?”

林辰星闻声,见是表哥王渊,便停下脚来,笑着与他见礼:“表哥安好,适才妹妹在假山处拾得一物,翻来看去,却不认得,正要去母亲那里问上一问。”

王渊见她一脸孩子气,甚是天真可爱,笑道:“不知是何稀罕物事,竟连表妹都不识得?”

林辰星玉手一伸:“喏,就是这个。”

王渊从她手里一看,登时胀红了面皮。

却说这王渊年长林辰星叁岁,今年十五,早已通晓人事,那春趣荷包上明晃晃的二人交欢图,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